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中仙鹤的博客

凤鸣畅游仙山,鹤舞飘逸云端;红日紫气祥云,天时地利人和。

 
 
 

日志

 
 
关于我

龙翔仙山,鹤舞云端。潇洒飘逸,饱富学识。结交佳友,心想事成。

网易考拉推荐

国民阅读在纸质与数字化之间博弈?  

2013-04-21 11:4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持续十多个年头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已成为衡量和评价全国国民年度阅读状况的重要数据和指标。在“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初步成果发布之际,本报记者来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探访这份报告背后的故事。

    “最担心数据采集不理想和不真实”

    北京丰台区三路居路97号,门口不通地铁,只有一条公交车线路经过。记者乘坐的出租车的师傅原该很熟悉这一片,因为这是出租车驾驶员考“两证”(营运证、服务资格证)的地方,但他从没注意这里还有一家国家级科研机构。院子不大,办公楼不高,色调朴素,好像故意不想引人注意,但在四周以居民楼为主的建筑群中,门口长条碑面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几个字还是闪烁着神秘色彩。看似普通的主楼大厅,外人无法进入,必须有工作人员出来接应,输入一串数字密钥,玻璃感应门才为你敞开。

    徐升国,《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课题组负责人,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应用理论研究室主任,他把记者带进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最醒目的是堆叠到天花板高的一摞摞调查问卷,大约占据了十几平方米。“这里只是百分之十都不到,大部分在另外的库房里。今年的样本是1.8万多份。”徐升国挥起手臂比划了一下。记者随手拿起一份,填写人来自福建某市某镇,密密麻麻的圆珠笔字迹。另一份,填写人是上海崇明某村一位母亲,在孩子的课外书这一项,她把三个格子都填满了:《格林童话》、《动物童话》、《365夜故事》。这两份表格的封面上,有工作人员用红色圆珠笔标出的一行字:三次电话无应答。徐升国解释说,回收的问卷,还要做信息核实。没有打通电话或电话关、停机的,都要注明。“我们最担心数据采集不理想和不真实,出台之前要反复充分论证。”徐升国也有一点小小的遗憾:样本量在2万份以下徘徊,始终上不去,“现在入户调查很困难,要增加就要投入更多成本。”

    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最早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组织发起,从1999年开始,其中1998-2006年是两年一次,2007年开始每年一次,到2013年已经进行到第十次国民阅读调查。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时间为每年11月至12月,调查方式为在中国29个省区市50个左右城市采取入户方式,在全国抽取2万个左右样本,调查对象包括从0至70周岁的国民,可推及全国12亿左右人口。

    增加了对移动阅读的考察

    这次调查是从2012年9月开始全面启动的,样本城市抽样的工作持续了3个月。从2012年12月到2013年1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入户问卷调查的执行工作,2013年2月至3月开展问卷复核、数据录入和数据处理。据悉,这次调查在我国70周岁以下的四个年龄段(0-8周岁、9-13周岁、14-17周岁和18-70周岁)人群中进行;在内容上,增加了对手机阅读和电子阅读器阅读等数字化阅读载体的考察。此次调查执行样本城市为48个,覆盖了我国28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调查有效样本18619个,其中未成年样本占31.3%,农村样本占26.0%。“样本回收后,我们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的数据对样本进行加权,本次调查可推及我国0-70周岁人口12.2亿,其中城镇居民占51.1%,农村居民占48.9%。”徐升国告诉记者。

    全民阅读进入数据时代

    数字,用于反映现状,用于参考研究,用于分析趋势,用于修正行业战略。但数字毕竟是枯燥的,天天和小数点打交道,心要细,记忆力要好,最重要的是感兴趣。“真的是感兴趣,干我们这行,总觉得对全民阅读有责任。”徐升国说。

    在院长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首席研究员郝振省。十次调查的数据曲线起落聚合、蜿蜒交错,侧写出社会生活变迁的浓缩画面。

    郝振省说,综观十多年来阅读数据,他总的感觉是欣慰和扎实,“整个国家的全民阅读情况取得不俗的成就。通过党和国家重要政策的落实,60多万个农家书屋将书香带到偏远地带的村寨。其次,在全民阅读活动的大力推广下,全社会的阅读意识也更加自觉、自信,持续回暖,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都在增加,只是传统阅读增加得比较缓慢,数字阅读增加得比较快。总体综合阅读率的增加,体现了全社会共同的文化追求。”

    但不得不承认,和十年前相比,图书阅读总体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下降的原因,一则是数字化阅读方式颠覆性地冲击了传统阅读观念和市场份额;二则是图书出版行业市场化程度高,存在某些过度竞争,书多了,但找好书有困难,读者和读得进的书之间有一定距离。”

    从数据的起落变化中看趋势

    郝振省平和地说,这已经是一个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并存的时代。鼓励或支持哪种阅读方式都是片面的,因为两种阅读都有它不可替代的优点和长处。之所以传统阅读的下降引起社会的关注,是因为读纸质书比较能够进行反刍性的思考,特别是一些重要的经典著作。而数字阅读更适合进行新闻性、查阅式、检索式、聊天式的阅读。“现在很多人纸质图书阅读和数字阅读都不想放弃,而读书的时间是有限的,就纠结了,所以你也会看到,大部分人对自己的阅读状况是不满意的。”

    对于社会公众和媒体而言,一年一度的阅读调查报告发布,最引人议论的是那几个重要的数据。但是对于研究院而言,单个的数字并不十分重要,甚至与上一年相比较的起落差幅也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十次连起来看趋势。“十多年前,全民阅读进入数据时代,这是个重要的进步,我们的阅读从此不再是模糊的估摸和个体记忆的拼贴,而是有据可依了。”

    于是,你可以从一幅连绵十多年的表格上观察阅读的变化。稳定是常态,一旦出现拐点,则意味着量变引起了质变。它们清晰地反映在曲线变动上。2006年左右,受到数字阅读发展最猛烈的冲击,图书阅读率降到50%以下,跌至最低点,然后在倡导全民阅读、农家书屋等文化配套工程的落实中逐年回升,现在已经回到了与2001年相接近的水平。

    你还可以看到,2007年左右,调查增加了0-18岁未成年人阅读调查分表,并推出了符合社会公众需要的亲子阅读、儿童阅读等相关指导性数据分析。郝振省说,将来还准备推出70岁以上分表,覆盖全年龄段读者。2009年前后,调查增加了国民阅读活动和公共阅读服务的监测,也正是在2009年、2010年,有鉴于智能手机普及,在各种电子阅读终端上阅读的人群越来越多,调查组又推出了综合阅读率这个概念,包含书、报、刊等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尽可能贴近人们的阅读状态。“目前在数字阅读这一块里面还没有平板电脑的统计选项,明年准备加进来。”郝振省说。(来源: 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